商忻

w 一只混圈老透明

[林秦]苹果

tips:为爱发电。文笔狗屁不通。

    半小时速打,质量保证不好。

    秦明今天扔给了林涛一个苹果。

    苹果颜色鲜红,形态优美,是一颗上佳的好苹果。唯一的缺点,就是不太新鲜。“放了大概一个月吧。”大宝说。这是林涛一个月之前给他的苹果。

    不知道为什么,林涛总是喜欢给秦明带苹果。时间并不固定,有时可能是看到了路边有小贩在卖,亦或只是单纯心血来潮的想买上两斤。林涛买水果的时候无比细心,这挑挑那拣拣,颜色暗淡的不要,形状不够圆的也不要。卖苹果的小贩和他熟了之后,会打趣似的问他:你这是挑苹果还是挑老婆呢?林涛只是笑笑,并不答话。

    给秦明的苹果,秦明也并不是每天都吃。那个苹果可能会在秦明的桌子上放置一天两天到三天,不过,最终每一个苹果还是难逃进秦明的肚子的命运。

    说这么多,只是想表示,秦明几乎没有,或者说,从未给过林涛哪怕半个苹果。

    而今天是例外。

    林涛总忍不住浮想联翩,也许是秦明发觉了他的心思,给予他回应。他不相信博览群书的秦明会不知道向他人扔苹果代表什么。但是也有可能……也有可能,他根本就不知道,只是因为苹果放太久了,他不想吃罢了……

    林涛也不知道在哪个地方看来的,说在古希腊,表达爱意的方式就是向别人扔苹果,如果那人接受了,就说明他们两情相悦。真是浪漫纯情又古典啊……林涛在心里叹气。也许每一个暗恋中的人都会变成一个彻彻底底的大怂包,他不敢表露出自己的爱意,只能在秦明的桌子上放一个苹果。而今天,是他接收到的秦明的回应吗?他却不知道。

    不知从何时起,秦明就和林涛一起搭档。林涛这个人实在是细心妥帖。他注意到秦明讨厌下雨天,于是就在下雨天找各种理由来陪伴秦明,他会在现场的时候帮秦明拎包,能发现所有关于秦明的小细节,更能照顾到所有地方。那个宝宝,很有福气。秦明在心中下了定论。细心敏锐的他早已发现,在自己的眼中林涛是最特殊的那一个。是最坚不可摧的情感,是保护着他不掉下悬崖的手臂。但法医的冷静自持促使他静下心思考:林涛能接受同性之间的恋爱吗?他想了很多种可能,可惜每一种都是不可能。于是他只能用最含蓄的方式,悄悄吐露他的爱意。扔给你的苹果,是我最鲜红的心。

    林涛向他隐约表露自己的内心是在一个雨夜。那时他们刚刚结束一个案子。林涛拎着一副拳击手套和一箱啤酒找上门来,欲求巩固友谊的小船。这么多年过去,他们自有默契。于是秦明只是将他让进屋里,让他记得静音。

    可是今天的雨格外的大,注定是要发生些什么不同寻常的东西的时候。就在秦明以为林涛认真注视着球赛,正低下头接着写结案报告时,林涛开口了。声音轻到秦明以为那是错觉:“你那天……为什么要扔给我那个苹果?”秦明抬起头,注视着林涛的背影,开口问:“你说什么?”“不,没什么。”林涛懊丧的低头。刚刚的疑问句已经耗光了他所有的力气。

    屋内是一片尴尬的静默。不知过了多久,林涛听见背后传来一声轻笑,接着是秦明依然冷静的声音:“因为我觉得你不错,适合我。”


呃啊啊啊啊啊又把秦明给ooc了!!!我是真不会把握人物性格啊!!!本来想be最后还是没舍得……因为我爱老秦爱老林。虽然我觉得就这样be真的蛮有戏剧性更让我文思泉涌……总之这一篇辣鸡小作文就这样成型了!希望没有让你们的眼睛受到伤害qxq

牢骚和瞎逼逼

    有时候会觉得,性格上的缺陷真的是会让你一辈子都一团糟的。

    我的家乡是一个贫瘠的县城。这个贫瘠的县城属于一个贫瘠的省。所以可以想象这个落后的小县城有多么凄凉。我家不到五十平米,连着楼下的厨房都不到一百平。而我家的浴室只是一个小小的洗菜头。在这样的环境之下,重男轻女的习俗自然还没那么快被摈弃,而我便是在这样一个环境中出生,并成长到六岁的。

    我的父母都很忙,他们一个是语文老师,一个是体育老师。两个老师自然没有时间去带自己的孩子,而我的奶奶也自然没有那个心力——或者说,我们家的房子还不足以容纳下三个人。于是我便在这样一个“自由”的环境中成长。从我有记忆以来,几乎没有一天是我父母接送的。噢,忘了说了,我是一个被迫早慧的孩子,我的记忆至少可以追溯到我妈教我读育儿读本的时候。哦,对不起,偏题了。可是一个豆丁大的孩子,她既没有自控能力,亦没有迟到的概念,在这种环境下,我的第一个毛病,拖延症便率先的开发了出来。后来的我看到我母亲的日记时,上书:我是一个害怕女儿老师的母亲,每次看到女儿老师时,我就忍不住的躲起来……我看到这里的时候,既想哭,又忍不住嘲讽的笑了。

    我的父亲和母亲一样的除了O型血,还有暴躁。而两个暴躁老哥教育孩子,自然不会多么有耐心。事实上,他们教育的方式十分粗放,就是训斥和暴打。曾经的那段时间,我身上遍体鳞伤,青青紫紫。是他们为了矫正我身上的坏毛病而“不得不”下手打出来的。然而其实并没有用,我之所以能够长到这么大,是因为我自己的刻意矫正与努力自控。又扯远了。因为我是个暴躁家庭养出来的孩子,所以似乎注定了我有些自残倾向与暴力倾向。我的自残倾向没有被我的母亲注意到,因为我克制住了,但是暴力倾向总会在我的言行中流露出来,我的母亲便在她的日记中表达了她的忧心忡忡。而她对这件事的解决方案就是:骂,实在不行就打。事实上我不得不遗憾的告诉她,这件事的解决方案是错误的,我的暴力倾向被我以另一种形式适当的宣泄出来并很好地克制了。这就是我为人诟病的另一点:毒舌且过激。

    我的父母出于对我好的思想方向上,总是对我进行适当的贬低及夸奖。例如:你就是个白眼狼!我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女儿!以你的聪明要是再努力一点,肯定年级前十!以及两者结合起来的:你就是典型的聪明反被聪明误!和为什么你的聪明就是用不对地方!可我并没有变成一个自信且谦虚的人,我比较厉害一点:我成为了一个自大且自卑的人。这一点,使我得到了另一个缺点:极端。

    而我的生存环境给予我的坏毛病还有许多,我就不一一列举,毕竟我也不是很能数的清。我只是在陈述一件事:家庭环境对一个人的影响很大。

    而在我初一那年,我的弟弟出生了,她小我一轮。同样都属马,他似乎是我的反面。他有着更优渥的家境,更懂得如何教育孩子的父母,更多人的陪伴,更好的教育环境……可是很不幸的,他有一个时时刻刻被人说教,不停的被举出来当做反面教材的姐姐。这个姐姐也曾经希望做一个与她父母不一样的家长,可她最终悲哀的发现,子女是父母的影子。她不愿意让自己的弟弟重蹈覆辙,于是,没错:她对自己尚幼小的弟弟说教,打骂,像一个翻版的父母与她。她与弟弟的关系也越来越僵。同时,家庭教育留下的阴影与她自己放纵留下的结局也一直在伴随着她。她不善交际,为人偏激,暴躁易怒,才十来岁却已经看不到未来。她的眼前是无尽的黑色,她的脚下是遍布坎坷的荆棘路。

    很多人说,生而为人,我很抱歉。可是也有很多人会想,生而为人,我很痛苦。一个贫困的家境不会真正带来阴影,一个极度不良好的环境才是。









    但我不畏惧,因为未来已经不能更差了,而我的手里仍旧握着一个手电筒。

发现……在古希腊,向对方扔苹果是一种求爱方式,而如果接住了则表示接受对方的爱意……脑补一万字甜虐小短文

[楚留香×少侠]恩人

    不知道哪位先贤曾经说过,楚留香不适合做丈夫,只适合做情人。一席话鞭辟入里,非常一针见血了。

    可惜你当时没听见。听见时,也早已不在意了。

    你是云梦的少侠,曾经被楚留香在海中救下,然后不由分说的将你送去了云梦,于是你便在那拜师学艺,和美丽的师姐师妹打成一片,好不快意。可惜根骨太好,进度太快,还没和师姐师妹甜甜蜜蜜完就被踹出了门外历练。

    也许是缘分吧,你和你那不由分说的恩人再次重逢了。重逢时,恩人被一群捕快包围,在早春的冷空气里白衣折扇风度翩翩地摇着,一点儿都不怕冷,一看就很有浊世佳公子的feeling。这次相见,是因为他被贼人栽赃谋夺金琅玉盆景。你坚定的站在了恩人那边。为了自证清白,恩人带着你查案,而不知是为了要回报你的信任,还是为了多个人好办事。总之,你们几乎时刻在一起。于是在查案子的过程中,你们两人的感情也迅速升温,恩人对你的称呼也从少侠到小友,你开心极了,恨不得时间再慢一些,可惜不管怎样,案子还是有破的一天。

  破了案,当然也没有再继续相会的理由了。于是你与恩人挥挥手,你们就这样,散落在天涯。

  过了差不多一个月吧,你收到了他的一封信,邀你到江南茶馆一叙。可当你风尘仆仆马不停蹄的赶到江南时,迎接你的却是一个温柔娴静美丽的姑娘:苏蓉蓉。那位恩人的红颜知己。你咽下一股莫名的酸涩,友好的向蓉蓉打了招呼,并做若无其事的样子问询。原来香帅赶不及,因此特教蓉蓉来此等候。他是不是也有一点关心我?你忍不住想着。

  可是,一天,两天,三天。风尘仆仆在金陵与江南来回奔波的你,却始终见不到那身穿白衣手执折扇的人的身影。便忍不住向蓉蓉问询:“蓉蓉姐,为何香帅还不来?”蓉蓉看了你一眼,抿嘴轻笑:“你怕是嫌我烦了吧?放心,等香帅来了,我就不烦你啦!”蓉蓉的眼睛仿佛能看透一切,可你只是低下头暗捂着自己腰侧那血流不止的伤口,这是做势力任务时留下的:还好我今天穿了身黑衣。你这么想着。然后抬起头微笑着冲蓉蓉摆手:“哪儿啊,我怎么敢嫌弃蓉蓉姐!”

  第七日,他终于来了。你的伤口虽经过包扎,可由于长时间的剧烈运动,它还是不停裂开。在众多少侠之中,你怕是最穷的一个。连住店的钱都没有,只能心疼的抱着自己那匹驽马来回奔波。于是这七日你仿佛去美了白,面色苍白,生生变成了林妹妹。你听见他担忧的问询,却只是强撑着无事,待你们把酒谈完天,他走后,你才倒下。

  类似的事情还发生过很多回。可他是你的恩人,还是你爱慕的对象,你总想着放弃,却总是放不下。

  真正促使你放弃,是因为张洁洁。那个神秘的麻衣圣女。你看见楚留香看她的眼神,充满了探寻,好奇,和温柔。你想起不知有哪位先哲说过:当你对这个人感到了好奇,那就是一段爱情的开始。你苦笑着摇头,恍惚感受到了蓉蓉的眼睛正在看着你。她一向是看的最明白的那一个。
 
  你找到了楚留香,却欲言又止。还能说什么呢?我喜欢你?你不要辜负蓉蓉姐?还是既然喜欢就大胆去追求?你全都说不出口。迎着香帅疑问的眼神,你最后只有一句淡淡的:香帅,认清自己的心。飘散在空气中。
 
  在麻衣圣教最后的战斗中,你受了伤。本就只是磨炼不够的江湖少侠,又不是真正刀枪不入。你低头看着肚子上被劲风撕裂开来的血肉,抬头却看见楚留香那永远优雅从容的脸上,难得的有了慌乱,当然,不是为了你,是为了那除了脱力和被蓉蓉打晕之外一块油皮没破的张洁洁。可这不是早有预料么?你苦笑着。只是草草的向正抱着张洁洁无必慌乱的楚留香道了别,之后便快马加鞭的赶回了云梦。你的历练早已经结束了。只是不愿离开他罢了。

  后来你便在云梦扎了下来,立誓不出谷,专心钻研着引梦术。只是偶尔听说楚留香准备和张洁洁结婚,后来又不知因什么原因而不了了之。听到这个消息时你发了一天的呆,最后只剩释然一笑:一切都过去了。所以你也自然不知道,楚留香在桃源津那守了一个月,只为了见你一面。若你知道,大概也只会觉得,这便是男人的劣根性,得不到的永远最珍贵。

车技什么鬼啊hhh 而且你们不觉得我的描写很贴切吗???真的不贴切吗???

翎宸_墨莉:

感觉自己已经过气的幸一:

大家好今天我们all叶搞事小分队出动了
玩了最近好像很火的小游戏
大概就是主持人给张图描述然后传下去一文一画这样的
第一棒
文——叶珺珞@白衍兮
画——纷纷 @银黎
第二棒
文——商忻 @商忻
画——楠千@每天都很绝望的楠千
第三棒
文——墨莉 @翎宸_墨莉
画——阿缲 @人于缲 
第四棒
文——蓝庭 @云行
画——玲珑 @七彩玲珑
第五棒
文——萧樇 @我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。
画——二晨(据说不玩乐乎)
第一张图图源乐乎,
我不是很想知道为什么结局会这样
你们辜负了我对你们的期望!
社情一点多好!我特意选了张刺激的图!
你们居然这么纯情!
我就是因为太相信你们的车技才会变成这样
我最后的感想只有一句话

爱的痛了,痛的哭了


哈哈哈哈我觉得还好,大家都很棒棒呢,文很好的衔接了这些画hhhhh

叶修不打荣耀之后

#其实不虐#
#标题党的胜利#
#不ooc#
#别打我噢233#













想什么呢,不可能的。

当叶修喝醉以后

他睡着了。包子把他背回了宿舍。第二天叶修觉得头很痛并发誓以后不再喝酒。


fin

愿望成真系统【修修20岁生贺~】

        给世界第一可爱的修修的生贺~小学生文笔预警,如有不足请千万指出。

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
         叶修今天一醒过来就发现了一丝不寻常。
        奇哉怪也,明明老魏在对床睡得正酣,那嘴巴一张一合打呼噜打得正酣,口水都流到了枕头上湿了一大片;窗帘飘来飘去依稀可见窗外小鸟嘴巴一张一合正在鸣叫,却像是在观看一出精彩默剧一般一丝声音都听不见,尤其是——叶修看着被自己摔下床,本来在床头柜上的塑料烟灰缸——这是昨晚上本来想拿来装烟头的——这玩意掉落的时候竟然一丝声音也无,叶修本能的感受到了一丝有趣——哦不,是恐惧。
         正在叶修摸着下巴思索自己聋了这个可能性时,一个声音响起:“亲爱的叶修先生,您好,欢迎参与我们系统的特别服务‘心想事成’,请说出您的愿望。”呃……叶修看着眼前那条自己盖了许久的被子,觉得自己大概是活在梦里了,不由得掐了自己一把。“嘶……”卧槽,我下手可真狠,叶修看着自己发红的手臂默默地想,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后,他默默抬头,觉得自己已经做好迎接现实的准备。“你是……?”叶修看着这条被子,在心里想自己刚刚什么也没说。
        被子看到了他的动作,有点沉默的扭了扭—“不不不能请你别抖吗。”被子沉默了一下,恢复了原样并且嘴里嘀嘀咕咕:“啧真是麻烦好心好意居然还不领情啧果然一辈子都是撸撸修的命。”然后以一种最甜美的声音严肃的说:“叶修先生您好,恭喜您获得了心想事成系统的一次免费服务,请问您有什么愿望吗?”叶修沉默的盯着这条被子,摇了摇头:“没有哦。”
      “噢是吗原来是这样啊,我们会尽快实现您的愿望的哈哈……???”被子本来欢快的声音突然沉默了下来,猛的凑近:“哈?!没有吗?你确定?”“嗯,是哦,没有。”叶修看着这条快要裂开的被子坚定地点头。只见这条快要裂开的被子说:“你难道不想让身体恢复到巅峰状态吗?难道不想让兴欣十连冠吗??难道不想要苏沐秋复活吗???”只见眼前这个年轻人摇了摇头:“不想。如果你想实现别人的愿望的话,不如去找老魏。”说着就指了指对床那位正在磨牙的神之少年。然而被子只是扭了扭,嫌弃的看了他一眼。又扭了回来,疑惑的问:“到底为什么你没有愿望?”“我如果身体恢复到了巅峰状态,哪还有那群小年青什么事?再说了,兴欣现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我还是想他们踏踏实实的走完。沐秋嘛……嘛,那小子估计都已经不知投了多少回胎了,我可不想打扰他。”说完还冲那条被子笑了笑。
      “壮士!求你了!就告诉我你的愿望吧!”被子痛哭流涕,以头抢地,对叶修不断恳求道。”“我真的没什么愿望……”叶修无奈的说。“这样吧壮士!我送你一捧花,权当我完成了任务吧如何!”叶修沉默着盯了被子很久,心里在思索:它的目的该不会就是为了送我花吧……一边缓缓的点了头。
      “嗙!”一大捧花缓缓的降落在了叶修的怀中,叶修看着那条被子渐渐虚化,化作了光点,最终留下了一句话“叶修,有人想要托我给你带句话。”顿了顿,嘴里吐出的声音仿佛无数人交杂在一起般。

     “叶修,生日快乐。”

    “嗯,谢谢您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 后记:说实话这篇贺文是在非常仓促的情况下完成的,前前后后没有用到两个小时,可以说简陋的我都看不下去。但是……最终还是忍痛发了出去。
        亲爱的修修,万丈荣光与你加冕。